目前共有1707筆新聞
6e快訊:
新聞快報| 生態| 能源| 科技| 環境| 醫療與健康| 法令與政策| 國際| 專題報導| 6e專欄| 活動與訊息| 影音新聞|書訊|
熱門書籍排行榜 》
第1名
手工環保清潔劑配方大公開
作者:岩尾明子
出版社:漢欣
第2名
環保一年不會死!不用衛生紙的紐約客減碳生活日記
作者:柯林.貝文
出版社:野人
第3名
綠色成長企業:更強健、更環保、更賺錢的四大策略
作者:安德魯.溫斯頓
出版社:天下雜誌
影音新聞 》
書名:太陽底下的新鮮事:20世紀的世界環境史
作者:J. R. 麥可尼爾
出版社: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2-09-24
語言:繁體中文
點閱率:1530

簡介內容>>

 本書榮獲2001年世界史學會圖書獎及森林學會圖書獎

  第一部綜觀二十世紀世界環境變遷的史學力作

  了解過去人類對地球造成的危害
才能避免未來全球生態崩潰的危機

  二十世紀人類造就了一場翻天覆地的全球環境變革。無論就環境變遷的強度及人為因素的影響程度來說,廿世紀都是一個超乎尋常的世紀。而人類正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作者麥可尼爾將地球生態史和人類社經史並列討論,透過歷史學家的眼光,檢視這場二十世紀人類對地球生態發動的大規模實驗。

本書特色

  1.唯一一本關於二十世紀世界環境史的著作,資料豐富、架構完整。

  2.彰師大歷史研究所入學考試題曾以本書命題,適合各大專院校歷史、生態學及相關人文通識課程用書。

  3.本書榮獲2001年世界史學會圖書獎及森林學會圖書獎。

  4.本書獲國家教育研究院合作翻譯發行學術著作計畫案贊助出版,經專家審查推薦。

作者簡介

J. R. McNeill

  J. R. 麥可尼爾

  喬治城大學環境史教授,杜克大學博士。與父親Willam NcNeill合著《文明之網:無國界的人類進化史》(The Human Web: A Bird’s-Eye View of World History)(中文版由書林出版),以及《地中海世界的山脈》(The Mountain of the Mediterranean World)等五本著作。2001年以本書獲頒世界史學會圖書獎及森林學會圖書獎。2010年再以《蚊子帝國:1620-1914年大加勒比海區域的生態與戰爭》(Mosquito Empires: Ecology and War in the Greater Caribbean, 1620-1914)獲頒美國歷史學會貝佛里奇獎,同年榮獲湯恩比獎基金會頒發人文學術及公共貢獻獎。他目前正在進行1945年以後冷戰時期環境史的寫作計畫。

譯者簡介

李芬芳

  台大外文系畢業,曾任新聞編譯多年,現為專職譯者。譯作包括《時間皺紋》、《暴力失樂園》、《戰之罪》、《王爾德》、《鬱金香熱》、《裸》、《解密電影:不可不知的5個故事》等。

前言

一個揮霍世紀的怪象

  人對過去無知的壞處在於無法看清現狀。
—卻斯特頓(G..K. Chesterton),1933年

  環境變遷的歷史和地球一樣悠久,約略有四十億年。約四百萬年前人類物種出現後,便不斷改變地球環境。不過情況卻從未像廿世紀這般嚴重。

  小行星和火山等天文與地質因素所產生的環境變遷,或許比我們有生之年眼見的更為嚴重。但人類所造成的環境變遷並非如此。我們改變生態系統的程度、規模與速度均為人類史上首見。這也是地球有史以來,少數幾次歷經如此大範圍與快速的變遷。愛因斯坦曾說過「上帝不擲骰子」的名言。 但在廿世紀,人類已經開始拿地球的未來擲骰子,而且對遊戲規則全然無知。

  原本無意造成此等禍害的人類,已對地球展開一場失控的大型實驗,而我認為這終究會成為廿世紀歷史最重要的面向,重要性甚至超越二次世界大戰、共產企業、識字率上升、民主普及或女性解放運動。為了解廿世紀到底有多麼揮霍又奇特,就必須深入回顧歷史。

  在環境史中,廿世紀堪稱環境史上相當奇特的一百年,這是因為有許多足以造成生態變遷的現象,以驚人的速度出現。這些現象大多並非首次出現:長久以來人類早已開始砍伐樹木、開採礦石、製造廢棄物、種植作物及獵捕動物。到了現代,我們從事這些活動的頻率更甚以往,1945年後情況更是嚴重。儘管少數幾種環境變遷直到廿世紀才首次出現(例如人為造成臭氧層逐漸稀薄),廿世紀的生態獨特性主要仍在於規模與強度。

  數量上的差異,有時可能成為質量上的差異。廿世紀的環境變遷亦然。變遷的規模與強度之大,讓許多在過去千年僅限於地方性的問題,成了全球共同關注的焦點。空氣污染即為一例。自五十萬年前人類知道使用火之後,就造成區域性的汙染問題。羅馬時期地中海人提煉鉛,甚至造成北極地區污染。在這之後,空氣污染問題擴大到足以影響全球大氣化學的根基(請見第三章)。因此,規模的改變足以導致條件的改變。

  除此之外,不論是大自然體系或人類事務,都有臨界點與及所謂的非線性效應(nonlinear effects)。1930年代,希特勒帶領德國佔領奧地利、蘇台德地區(Sudetenland)及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境內其他地區,當時並未激起太多反應。1939年9月希特勒試圖將波蘭納入版圖,卻陷入一場長達六年的戰爭,讓希特勒本人、他所發起的運動還有德國(暫時地)都因此毀滅。雖然他知道其中的風險,卻不自覺地跨越了臨界點並激起非線性效應。同樣地,熱帶地區大西洋水溫越來越高,可能尚未造成任何颶風。不過水溫一旦超過攝氏二十六度便會啟動颶風:只要逐漸遞增就會越過臨界點,啟動開關。廿世紀環境史和過往的差異,不僅因為生態變遷來得更大更快,也因為強度大增,啟動了某些開關。例如,捕魚活動的遞增會造成某些海洋漁業全面崩解。強度逐漸增加,便可能啟動某些重要開關,讓地球產生重大的基本變化。在事情開始爆發之前,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本章將就長期觀點檢視人類行為改變環境的歷史。主要因為資訊取得的狀況有所差異,長期的定義也視個案而有所不同。書中內容討論的行為與過程,有的很容易測量,有時並非如此。資料的正確度也有待商榷。儘管有這些問題,我們還是可以大略評斷廿世紀的情況有多奇特,還有究竟在哪些面向迥異於過去的模式。

西元1500年之後的經濟成長

  足以改變環境的人類行為,均可稱為經濟活動。經濟學家習慣以市場中貨品與服務的總值或正式紀錄來測量經濟規模。加總之後得出的數字就是國內生產總值(GDP)。這個程序極度不完美,尤其是大量生產(以及服務)發生在市場之外的時候。經濟歷史學家深知這種測量方法的缺陷,已著手嘗試對應調整相關數據。

  五百年前全球GDP(換算為1990年代美元幣值)總計約為2,400億美元,略高於波蘭或巴基斯坦今日GDP,並略低於台灣或土耳其。 直到西元1500年,全球經濟一直都以緩慢速度成長,以今日標準來看生產技術的進步也相當緩慢。西元1500年後,先進科技應用在美洲及其他地區,海上貨運大行其道,國際貿易活絡。到了1820年,全球GDP已達6,950億美元(超過1990年加拿大或西班牙的數據,並低於巴西)。工業革命、運輸方式不斷進步,再加上不斷開發邊境,都帶動了1820年後經濟快速成長,以致於1900年全球GDP高達1.98兆美元(低於1990年日本的GDP)。1870年到1913年期間,確實是全球經濟史上成長噴出的時期之一,不但比過去任何時期都快,其後也少有時期能夠超越。經過三十年的成長壓抑期(1914至1945年),全球經濟再度起飛,到1950年全球GDP達5.37兆美元(相當於1991年美國經濟規模)。隨著國際貿易更加開放,接下來全球經濟進入長期經濟繁榮期,科技快速發展,人口也迅速成長。到了1992年全球GDP約28兆美元。這段人類經濟史上堪稱奇蹟的時期,它的動盪、誕生、形成與壓抑,都濃縮在表1.1的指數與成長率數據中。

  廿世紀末的全球經濟規模,大約是1500年的120倍以上。成長力道主要集中在1820年後。最快速的經濟成長出現在1950到1973年間,二戰後的經濟成長速度,可謂人類史上前所未見。

  經濟擴張主要由人口成長所帶動。其他則歸功於科技與組織(或許還加上勤奮工作)提升了生產力。人均數據(表1.2)顯示,西元1500年以來全球經濟雖然成長120倍,但個人平均收入卻只成長9倍。 當然這只是全球平均值,看不出各地區、國家與個人之間的極大差異。

  平均來說,我們的人均收入是西元1500年祖先們的9倍,1900年的4倍。儘管收入成長分配極度不均──現今莫三比克人民收入仍遠不及1500年全球平均值的一半──過去五百年,特別是廿世紀,仍可算得上是人類的一大成就。這樣的成就自然有其代價。社會所付出的代價何其之大,人們遭到奴役、剝削或殺害,以「創造式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為經濟成長鋪路。 環境也付出了極大代價。過去三十年來歷史學家已注意到經濟成長與現代化所造成的社會代價;而環境的代價其實同樣需要關注。

西元前一萬年之後的人口成長

  人口比經濟活動更容易測量,因此儘管1900年前的估計數據必須小心處理,但以下的重建數據應比前面的經濟成長數字更為可靠。

  人類首次發明農業(約為西元前8000年)之時,全球人口大概在200萬到2,000萬之間。 我們的數量甚至比有些靈長類還少,例如狒狒。但有了農業後,人類數量首次大幅躍升。人口成長可能比過去快了10到1,000倍,但每年遠低於1%仍是十分緩慢。到了西元一年,全球供養了大約二到三億人口(約當於今日印尼或美國人口)。到了1500年,全球人口已達四到五億。全球人口歷經大約1500年才增加一倍,年成長率遠不及0.1%。西元1500年之後,全球人口持續緩慢成長,約在1730年達到七億人口。此時增加速度才開始上揚,開啟了一段至今仍持續進行的人口成長高峰期。 到1820年人口達到十億左右。自此人類在生物方面取得驚人優勢,從表1.3的數據可見一斑。

  十八世紀後,人口成長的速度與先前相比可謂極度快速。1950年以來,人口增加的速度大約是農業發明之前的一萬倍,以及農業發明之後的50到100倍。如果農業發明後人口便持續以廿世紀的人口成長率增加,地球會被滿滿的人類包覆,直徑高達數千光年,並以光速倍數的逕向速度向外擴散。 廿世紀這種成長速度明顯不會維持太久。我們處於人口史上第二次大暴增的最後階段。廿世紀全球人口史的獨特性不僅是對過去而言,也相應於未來。

  觀察現代歷史上獨特人口特性的另一種方式,就是計算有多少人曾經活著,以及(根據平均壽命預估值)他們曾經活過多少年。這樣的預估當然需要特別小心。有些歐洲人口歷史學家已大膽假設並據此估算。 他們認為過去400萬年來約有800億人出生,總計這800億人一共活了2.16兆年。令人吃驚的部份來了:這2.16兆年中,有28%出現1750年之後,20%在1900年後,13%在1950後。雖然廿世紀僅占人類歷史0.00025%(400萬年中的100年),在人類活過的所有年份中卻占了大約五分之一。

  如同長期經濟成長,人口史也代表著人類物種的勝利。這當然也是要付出代價。無論如何這是一項驚人的發展,完全脫離過去的模式──讓我們總是將現有經驗視為理所當然,認為現代的成長率很是自然。任何持續時間超過人類一生壽命的特殊事件,很容易遭到誤解。

  經濟成長與人口成長的長期進程,在過去千年來緊緊相隨,直到1820年左右才開始明顯分流,由於經濟成長大幅凌駕人口成長,因此造成人均收入上揚。這背後原因包括新科技,還有帶動人類增加能源利用的經濟組織系統。

西元一萬年之後的能源史

  在工業革命開始前,我們利用的是自己的身體與部分馴養家畜的肌力、風力與水力(但效率不高),以及木材與其他生質能(biomass)中儲存的化學能(利用其熱能而非電力)。工業革命改變了一切,因為它帶來了能將數億年來地表所累積的生質能儲量,亦即化石燃料,轉化為機械力的引擎。

  物理學家同意宇宙中能量不變的理論。地球上的能量呈現大致平衡的狀態:來自太陽的輻射能,相當於消散到太空中的熱能。我們可以創造能量,也能毀滅能量。但我們大多只會提到能量的產生或消耗。「能量」一詞並不精確,是一種很難測量的東西。以下重建數據的目的是要準確呈現能量的意義,但它在數量方面的元素,也像上述經濟成長數據一樣必須小心處理。

  因為來自太陽的核聚變反應,所有能源終究都屬於核能。 地球上的核能有好幾種形式,對人類較重要的包括機械能(或動能)、化學能、熱能與輻射能。我們的問題在於,如何針對我們想做的所有事情,在適當的地點與時間取得有用的能源。我們透過轉換器達到此一目的,將某種能源轉換為另一種形式,使其易於儲存、運送或運用在工作上。許多經濟運作都得利用好幾種轉換工具。每一次轉換都牽涉到某種實用面的損失,因為有部份事先轉換的能源浪費掉或變成無用的形式,因而無法保留。因此轉換器有所謂的效率評價(efficiency ratings)。舉例來說,人類的效率約為18%:即每吃下100卡路里的食物(化學能),只有18卡路里會轉換為機械能,剩下的都因一些實用目的(主要為熱能)而消失。馬的效率更只有10%。

  在工業革命前,唯一重要的轉換就是生物轉換。 最早人類社會只知道利用肌力,源於儲存在植物與動物肉類中的化學能量。後來有了少數幾種工具輔助,使肌力的運用更有效率。火的使用自然對取得熱能大有幫助,而且在烹飪發明之後,一些原本不可食用的能量也變得可以食用。但直到約一萬年前,我們的祖先仍依賴自身的機械能(或可稱之為「體內能機制」somatic energy regime)。

  農業讓人類更能控制我們稱之為糧食作物的植物轉換。和狩獵或採集相比,移動農業(shifting agriculture)讓能源的可用性增加了可能有十倍之多,定居農業(settled agriculture)又增加了十倍,造成更高的人口密度。接下來,隨著大型動物被馴化,人類需要更多的肌力、更多的機械力,且其形式更為集中。用牛來拖曳、以馬或駱駝來運輸,都是相當重大的進步。牛可以在難耕的土地上耕田,在糧食方面開拓新的可能性,進而將更多的人與牛導入一個能夠延伸並強化體內能機制的正面回饋循環(positive energy regime)。未能馴化大型動物的社會,在勞動方面處於不利地位。在隨後的一千年裡,新作物、輪子及馬項圈改善了人類社會的能源效率,但即使在工業革命初期的歐洲(約為西元1800年),人們所使用的機械能中仍有超過七成由人類的肌力供應。 可耕地與種植作物所需的水源不足,仍從根本上限制了能源的發展。

  農業與動物的馴養確實造成能源過剩。控制過剩能源,任意加以應用,並享受其回報,這構成了政治的精髓──也就是掌控了體內能機制。如應用得當,例如在戰爭或灌溉上,能源過剩可能有提高報酬率的意外收穫,讓人致富或大權在握──埃及法老即為一例。將化學能轉換為機械能時,由於人類比馬更有效率,與牛相比更高,因此大型馴養動物在工業化之前可謂奢侈品。奴隸制度是最有效率的手段,有野心並大權在握的人可藉此變得更為有錢有權。這也是解決能源短缺的答案。奴隸制度在體內能機制下相當普遍,尤其在缺少役用動物的社會當中。除了匯集人力,他們沒有實際堪用的其他選擇來集中能源。

  體內能機制有一個有趣的特點,在於能成功地儲存能源。以熱或光甚至電的形式存在的能源很難儲存。即使是廿世紀末的新技術,仍難以儲存風力和直接太陽能(direct solar energy)。植物形式的化學能也很難儲存,即使在有利的條件與適當的技術下,某些作物能儲存長達數年(不過仍會造成大量耗損)。

  在工業化前的社會中,氣候與害蟲變化難以預測,使得每季、每年的食物供給量都大不相同。這造成了整體社會問題,而對於統治者而言,問題在於能源供給波動的狀況隨著時間越來越無法控制與預測。對於統治者來說,人口與牲口數量就等於能源儲量,是社會能源體系中的一個調速輪(flywheel)。不論主要的能源來源──亦即作物──數量豐盛或稀少,都可以派上用場。時機好時可累積儲量,時機不好就降低,不論什麼時代,統治者都會為了經營而干預人口與牲口。

  對於一般人來說,牲畜也有同樣的功用。牠們儲存了能源,因此儘管主食供應量免不了時高時低,必要時牲畜可供人類利用,使能源流動更為平均。這也為每個家庭的能源體系提供了一個調速輪,大小則與家庭擁有的動物數量(必要時可以購買方式取得)成比例。

  體內能機制有相當嚴格的限制。如果突然使力,人體可以使出1000瓦(watt)的力量。 針對挖掘壕溝、建築水壩或打鬥等任務,過去任何一個社會所能奉獻的只有數十萬瓦(以人力及動物為主要的機械能來源)。中國明朝皇帝及埃及法老王所能支配的力量,並不比現代一名推土機駕駛或指揮坦克的軍官更高。過去人類積極追求領土擴張,因為這可能增加統治者的整體能源供給量,但通常很難為了工程或戰爭而聚集數千人以上的人力,因此統治者在單一任務上所能支配的能源總量還是無法提升。

  工業革命起先提升了人類肌力,後來很快便超越了。這股風潮所到之處,莫不終結了體內能機制,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更遠為複雜的安排。這套安排或可稱為「體外能機制」(exosomatic energy regime),但最好還是稱之為化石燃料時代:從1800年至今,人類使用的能源絕大多數來自化石燃料。

  從古時期開始,尤其是在波斯,中國與歐洲,風帆、風車和水車稍微增加了農業社會的體內能供給量。 接下來好幾個世紀仍不斷進展。但在十八世紀,蒸汽機開發了數億年光合作用的價值,藉由燃燒煤炭將化學能轉換為機械能。人類發現煤炭用途已有數百年,主要做為熱能燃料。但蒸汽機能將熱轉換為機械能,也因此增加了更多新的可能用途。

  早期蒸氣機的效率是出了名的差,製造出的動力中有99%會流失。不過隨著技術逐漸進步,到1800年效率約為5%,一具蒸汽機能產生20瓦動力,相當於200名人力。到了1900年,工程師們已經知道如何控制高壓蒸汽,蒸汽機所能產生的動力變成1800年的30倍。除此之外,蒸汽機不像水車或風車那樣受限於一地,甚至可以放置在船上或火車頭。這產生了另一個正面回饋循環,因為可藉此運送大量煤炭,將這種燃料提供給更多的蒸汽機。十九世紀工業化便是仰賴這一點。1800年全球煤炭產量約為1,000萬噸,到1900年則爆增100倍。

  到了1900年開始出現另一項重大偏離:使用精煉油的內燃機。蘇格蘭人楊恩(James Young)在1850年代想出如何精煉原油的方法,美國人德瑞克(Edwin Drake)則在1859年證明,開鑽進入深層岩石可開採出石油。儘管當時規模不大,但石油時代就此展開。由於德國於1880年後開發出內燃機,更進一步帶動這股轉變。內燃機比燒煤炭的蒸汽機更輕,效率也遠超過蒸汽機,特別是就小型機種而言。大型機種所能產生的動力也遠超過蒸汽機。要供電就必須有大量電力,而汽車也需要輕型有效率的引擎。

  因此自1990年以降,生質能、煤炭與石油提供了大量的能源。自1890年代以降,即使世上大部分人口並未直接使用化石燃料,從有用能源的角度來看,化石燃料仍使生質能相形失色。這三種燃料的生產與使用在廿世紀持續成長,不過因為石油成長速度大幅領先,按比例來看另兩種其實算是成長下滑。表1.4與1.5列出了一些全球燃料生產及其產生之有用能源的估計數據。石油燃料不只大幅取代了生質能在廿世紀能源組合中的地位 ,整體的能源產量也隨之暴增。全球電氣化始於1890年且至今仍在進行中,刺激了能源的需求及使用。電動馬達更有彈性,用途簡直數不清。電力還能提供光與熱。列寧甚至有句名言,定義共產主義就是蘇維埃政權加上電氣化,此外美國小羅斯福總統任內主要政績之一,就是鄉村電氣化。

  在蒸汽與煤炭的影響下,十九世紀的全球能源產量增加了大約五倍,但到了廿世紀,因為石油、天然氣(1950年以後)及核能 (重要性較低)再增加了十六倍。人類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世紀──就算是以每一千年的角度來看──在能源使用的成長超越廿世紀。自1900年以來所使用的能源,總量可能超過之前人類史上所有加總。我大略計算後發現,廿世紀全球所使用的能源,是1900年之前一千年間的十倍。農業出現初期直到1900年之間的一百個世紀,人類使用的能源只有廿世紀用量大約三分之二。

  這種令人訝異的揮霍行為,同樣也算得上是人類物種的一種勝利,從無盡的體能勞動這種苦差事中解脫,並在肌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外開啟許多新的可能性。即使以人均的角度來看,能源使用的成長同樣可觀,在廿世紀中成長了四到五倍。在1990年代,全球每人每年平均使用大約「20名能源奴隸」,意思是相當於20個人365天、24小時持續工作。在體內能機制的限制下,最近兩個世紀的經濟成長以及人口成長,原本都是不可能發生的。

  這種能源使用增加的現象必須付出代價。我在此提出兩種面向。首先,燃燒石油燃料會造成污染。生質能也會造成污染,且一向如此。但因為化石燃料應用的方式較多,其開發意味著燃燒總量也會遠遠超出許多,污染也遠超出許多。第三章及第四章將會提到這一點。第二,石油燃料已在全球不同地區大幅增加財富與權力分配不均的狀況。必要的科技與相關社會政治結構起於歐洲及北美,且發展得最為完備。直到1950年左右,世上其他地區仍以生質能做為熱源的主要來源,機械能則仍仰賴肌力。最窮的一些國家至今仍是如此。1990年代,美國人平均的能源用量為孟加拉人的50到100倍,相當於75個以上奴隸所能產出的能量,而孟加拉人只相當於不到一人。從現代史中很明顯可以看出,能夠掌控化石燃料,對於在國際間擴大財富與權力來說扮演了重要(雖非唯一)的角色。如果你認為部分人生活舒適總好過所有人為貧窮所困,那麼這就是好事一樁,但若你主張平等,那就不會這麼認為了。不論如何,能源使用不平等的狀況在1960年代達到高峰。自此之後情況有所轉變,全球各地都開始廣為使用能源。

  全球化石燃料的枯竭並非迫在眉睫。從1860年代就有預測能源缺乏失敗的例子。的確,廿世紀煤炭、石油與天然氣已證實儲量成長似乎超過產量。現有的預測數據(未來勢必會有修正)顯示,石油或天然氣還有數十年才會用罄,煤炭則還可用上好幾百年。我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繼續依賴這歷經長時間才累積而成的地質資源──如果我們能好好管理或承受化石燃料所造成的汙染。


關於6e頻道環保新聞聯絡聯絡我們
© 2012 SIXECO! All rights reserved. | SIX ECO! News Netwo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