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共有1707筆新聞
6e快訊:
新聞快報| 生態| 能源| 科技| 環境| 醫療與健康| 法令與政策| 國際| 專題報導| 6e專欄| 活動與訊息| 影音新聞|書訊|
熱門書籍排行榜 》
第1名
手工環保清潔劑配方大公開
作者:岩尾明子
出版社:漢欣
第2名
環保一年不會死!不用衛生紙的紐約客減碳生活日記
作者:柯林.貝文
出版社:野人
第3名
綠色成長企業:更強健、更環保、更賺錢的四大策略
作者:安德魯.溫斯頓
出版社:天下雜誌
影音新聞 》
書名:環保一年不會死!不用衛生紙的紐約客減碳生活日記
作者:柯林.貝文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12-01-05
語言:繁體中文
點閱率:2794

簡介內容>>

地球越來越熱,北極熊被迫離開北極,而紐約在應該是冬天的時刻,室外溫度竟達攝氏21度!面對溫室效應日益惡化,地球人真的無法改變什麼嗎?一對夫妻、一個需要包尿布的小孩與一隻狗組成的家庭,決定在紐約過「零碳」生活,他們發現:

 
人可以一天爬一百多層樓仍然健步如飛;騎單車行動不僅有效率,還使體態變輕盈;買本地產的食材,自己動手做菜,吃的更健康;擺脫電子產品對生活的制約後,反而體會到獨處的快樂;沒有電視可看,全家相處的時光也不賴;小孩改穿可重複清洗的棉尿布後,小屁屁更舒服……還有,不用衛生紙也是可行的。
 
《環保一年不會死》紀錄貝文一家的「零污染計畫」生活實驗,也是對人們的善意提醒:人類應對自己與地球仁慈些,零污染的生活值得追求,個人也能帶來巨大的改變。
 

電梯OUT!外帶食物OUT!瓶裝水OUT!
體重減輕了,婚姻關係改善了,不再亂花錢了
紐約客一整年不用衛生紙的環保生活實驗
幸福指數破表的美好生活再現

作者簡介

柯林.貝文(Colin Beavan)

  英國利物浦大學電子工程博士,早年在英國擔任慈善機構顧問,一九九二年回到美國為雜誌寫稿,隨後出版兩本著作。二○○六年十一月,貝文開始進行為期一年的「零污染計畫」,結果意外吸引了全球主流媒體如《紐約時報》、《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的注意與報導,本人也受邀到各大電視與廣播節目如「早安美國」、「夜線」接受專訪。二○○九年,他出版第三本書《環保一年不會死!》,引起廣大迴響,紀錄片《熟男減碳日記》在日舞影展上也大受好評。

  貝文以環保為訴求開設的「No Impact Man」部落格,開站一年半就吸引了一百八十萬人造訪,名列《時代雜誌》公布的全球前十五大環保網站之一。貝文曾獲選為MSN二○○七年十大最具影響力人物,二○○八年美國時尚雜誌《ELLE》頒給他環保成就獎(Green Award),並封為「環保之光」。

  貝文除了擔任「零污染計畫」總監,也是紐約大學訪問學者及永續工作小組指導顧問、紐約巿「運輸替代方案」理事及「公正食物」諮詢委員。

  柯林.貝文的部落格:noimpactman.typepad.com/blog/

譯者簡介

謝維玲

  美國俄亥俄州Findlay 大學幼教碩士,有教學及編輯經驗,並長期從事翻譯工作,作品包括:《塑膠》、《樂活誌》(皆合譯)、《上帝和佛陀的禮物》、《運動改造大腦》、《大腦改造身材、打造健康》、《注意!你可能患了注意力缺失症》(以上均為野人出版)、《瑜伽解剖書》(大家出版)等。多年前開始在生活中實踐環保,包括以單車代步(但後來不幸遭竊)、自製簡易的雨水回收系統,以及養成收集廢水沖馬桶的習慣等等

內文搶先看

鼻涕要擤在什麼上面?

這是我第一天遇到的大問題。即使我滿腦子都是拯救地球、尋找更快樂的生活模式、改變人們的心態、遵循自己的原則,還有——面對現實吧——過於一頭熱的崇高理想,到頭來,當個「零污染人」並不是衝進電話亭,變成某個內褲外穿的環保英雄跑出來那麼一回事。事實上,那感覺一點也不神勇。

我把鼻涕擤在一棵死去的樹上

當你在早晨六點鐘醒來,只想趁十八個月大的孩子在你頭上跳來跳去迎接新的一天前再瞇一會兒,你會覺得那是最沒意義也最荒謬的自我折磨。因為第一天是從我穿著內衣褲起身,瞥一眼泛紫的曙光,靠近浴室櫃時看到一捲紙巾(我一向愛用它勝過細薄易破的面紙),感到真的很需要擤鼻涕,然後突然想起我不該用紙巾開始的。

今天是我環保生活實驗的頭一天,是我理當感覺自己沒有在破壞地球的一天,是我決定從看起來最簡單的第一步——不製造垃圾——開始,逐漸進入狀況的一天,換句話說,也是我不該再用紙巾擤鼻涕的一天。

既然我已經正式升格為「零污染人」,既然我已經為自己取了個聽起來很像環保英雄的封號,既然我已經開始活在一個自我打造出來的部落格、書及紀錄片世界,允許任何人在接下來他x的三百六十四天又二十三小時又五十分鐘裡,評斷我是否徹底實踐零污染的公開承諾,那我該怎麼做?

其他人會怎麼做?

我伸手拿紙巾,撕了一張下來,擤了擤鼻子,體認到我為自己惹來了多大的麻煩,連腦袋都還沒完全清醒就開始沮喪起來,轉過身子,拖著腳步回到臥室,然後發現伊莎貝拉站在嬰兒床裡,小手一張一握地說:「抱抱,爸爸,抱抱。」

我立刻自責起來:我是個自私的人,我把鼻涕擤在一棵死去的樹上,所以現在上帝要懲罰我,用我的擤鼻聲吵醒伊莎貝拉,好讓她在我的頭上跳來跳去。

計畫才開始十分鐘,我就已經意識到,我一直沒能遵循自己的價值觀改變生活模式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看來會很困難,我一定會遇到不少失敗,嘴巴上說不應該使用一次性紙製品,比實際去做容易得多了。不只如此,還有個更大的課題在裡面,就像嘴巴上說我們的文化應該更有永續性,遠比實際去營造它還要容易,而且如果我能不帶批判地去認識我們文化在解決環保危機方面所遭遇的挑戰,應該也會容易些。這兩道課題都需要很長的時間來理解。

但當時的我還沒有這種體悟,在計畫開始的第一天,我仍舊抱著錯誤的想法,以為我將會花上一整年或至少一部分的時間,為了遵守道德規範而跟自己的欲望搏鬥,設法壓抑它們。

我抱起伊莎貝拉,把她帶到我和蜜雪兒的床上,然後躺下,希望她也跟著這樣做,但她沒有,一如預期地,伊莎貝拉把她那包著紙尿褲的小屁股壓在我的臉上,咯咯地笑,然後開始跳上跳下,彷彿她的身體是把電鑽,而我的頭是個不曉得為什麼急需被震碎的石塊。

紙袋還是塑膠袋?

「紙袋還是塑膠袋?」

「零污染」計畫正式起跑的幾天前,我在西十三街「整體瑜伽中心」(IntegralYogaCenter)經營的一間小而擁擠的有機雜貨鋪裡,排隊等著結帳。我來到收銀機前,把食物擱到櫃台上,一個頂著雷鬼頭的小姐正等我回答。

從小時候第一次被母親叫去跑腿開始,「紙袋還是塑膠袋」這個問題就一直困擾著我。我把問題拋還給她:「哪個比較好?」

「唔,我覺得紙袋容易破。」雷鬼頭小姐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哪個對環境比較好?」

她聳了聳肩,「大家都說沒什麼差,但我比較喜歡塑膠袋,因為它有提把。」

那並不是我在尋找的答案。

該週稍早時,我打電話給某個知名環保組織的發言人,告訴她我正試著了解如何在紐約巿過零污染的生活,而所有資訊都令我感到困惑,「是啊,」她說:「我們很擅長嚇唬人,但還沒擅長到告訴人們該怎麼做。」她答應會用電子郵件給我一些指引,卻一直都沒有下文。

我上過一些主題為「簡單生活」的網站,心想他們那套減少消費的哲學或許會對環境有幫助,我發現如何把肥皂碎屑留起來壓成全新肥皂塊的方法,也找到了用鮪魚罐頭當作餅乾壓模的小撇步,但每個人都知道,捕撈鮪魚會害死海豚,況且,誰需要餅乾壓模?

回到雜貨鋪裡。尚未明白答案是自備可重複使用的購物袋,我姑且接納了收銀員的建議,然後帶著隱約的沮喪感離開。無論「紙袋還是塑膠袋」這個問題的正確答案是什麼,那些素食者似乎都茫然不知,看來這世界真的完了。

 


關於6e頻道環保新聞聯絡聯絡我們
© 2012 SIXECO! All rights reserved. | SIX ECO! News Network |